我国吸毒人员艾滋病感染的分析

2021年5月18日23:21:55我国吸毒人员艾滋病感染的分析已关闭评论

红丝带 width=

本文为专家学者对2013年到2019年我国吸毒人群感染艾滋病做的一个分析,采用的数据是这几年中锁发布的文献,即做了一个总结性的报告。

报告中显示,吸毒人群依然还是艾滋病感染的高危人群。下文是“中国艾滋病性病”刊物发布的《中国吸毒人群HIV感染率的Meta分析》,现摘录其中部分,供参考:

截至2019年底,我国HIV经静脉吸毒传播得到有效控制,性传播成了新发感染的最主要原因。新型毒品会对人体产生多种影响,包括亢奋、欣快感、增强性欲和损害认知功能。认知功能受损和增强性欲相互作用,会极大地诱导吸毒者发生危险性行为,包括肛交、无套性行为甚至出现群交随着国内毒品滥用结构发生变化的是我国吸毒人群在艾滋病流行中扮演的角色变化,了解中国吸毒人群HIV感染状况及其变化情况迫在眉睫。

纳入文献的基本特征
本研究纳入的128篇文献覆盖全国25个省(自治区、直辖市),样本量从111到4493(中位数:407,四分位数间距:383-800)。所有研究对象均自吸毒人群中招募,33.6%(43/128)单独从戒毒所招募,13.3%(17/128)单独从美沙酮门诊招募,53.1%(68/128)从社区、美沙酮门诊、戒毒所混合招募。

不同吸毒方式人群HIV合并感染率
按照吸毒方式对我国吸毒人群HIV感染率进行亚组分析,其中37篇文献报告了注射吸毒人群的详细情况(47191人),33篇文献报告了非注射吸毒人群的详细情况(27141人)。结果显示,注射吸毒人群感染率为11.1%,非注射吸毒人群感染率为1.6%,组间差异有统计学意义,其中各省份注射吸毒人群感染率均高于非注射吸毒人群。

本研究结果略低于2009年的一篇关于吸毒人群的Meta分析,其中注射吸毒人群感染率为12.6%,非注射吸毒人群感染率为1.1%。研究显示吸毒人群总体HIV感染率逐年下降,但是仍高于暗娼、流动人口等性活跃人群,远高于我国全人群HIV感染率0.058%。

与之前的研究结果一致,本研究Meta回归及亚组分析结果显示HIV感染率在吸毒人群中均存在很大的地理差异。西北和西南地区HIV感染率最高,这与先前的一项研究结果一致,研究显示包括吸毒人群以及注射吸毒人群在内的高危人群中,我国西北和西南都是HIV感染最严重的地区。由于毗邻金三角和金新月地区,这两个地区一直是中国受艾滋病影响最大的地区,尤其是新疆和云南,是中国吸毒人群HIV感染率最高的两个省。此外,广东过去被认为是吸毒人群HIV感染的高发地区,但在本研究中发现,HIV感染率为2.1%,其中注射吸毒者感染率为5.1%,这一结果和先前的一篇Meta分析相近,远低于其余四个同属高传播地区的省份。

本研究对于吸毒方式的亚组分析结果显示,注射吸毒和非注射吸毒HIV感染率存在很大差异。由于共用注射器是导致HIV传播的危险因素,注射吸毒人群一直是HIV传播的高危人群,尽管已经全面实施美沙酮维持治疗、清洁针具交换等措施,该人群HIV新发感染率呈逐年下降趋势,但可能由于既往HIV阳性患者仍然存活,目前总体的HIV感染率仍很高。

与传统毒品主要通过注射吸食不同,我国新型毒品滥用者主要通过非注射方式吸食,高危性行为是其感染和传播HIV的主要途径,但该部分吸毒人群体内HIV感染率尚低,这可能严重低估新型毒品对于HIV流行的影响,一旦吸食新型毒品人群的HIV感染者人数达到一定数量,将有可能引起该地区吸毒人群的艾滋病感染率的迅速上升。并且由于新型毒品在增强性欲以及损害认知功能方面的作用,以及在酒吧、派对上广受欢迎,会很大程度上造成HIV从高危行为人群向一般人群的蔓延,因此吸毒人群仍然是今后艾滋病防控的重点关注人群,需要后续更多的研究以进行全面综合评估。

本研究也存在一些不足,一是在本次Meta分析中有6个省份没有被纳入关于吸毒人群HIV感染率的报告,海南、甘肃、天津、河北、山西等省份对于HIV感染率的估计仅基于一项研究,这些可能导致该地区或整个国家吸毒人群HIV感染估计存在偏差。二是由于目前国内研究主要集中在高传播地区,而低传播地区的研究相对较少,这可能导致发表偏倚,也可能高估全国范围吸毒人群HIV感染的总体水平。

综上所述,近十年我国注射吸毒人群HIV感染率总体仍处于较高水平,非注射吸毒人群HIV感染率相对较低,地域差异大,提示继续针对我国注射吸毒人群HIV感染的防治,及时控制新型毒品使用者中艾滋病通过性途径传播,对遏制中国艾滋病的流行至关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