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食冰毒或海洛因对男性性功能的影响

2021年2月13日23:22:35毒品预防吸食冰毒或海洛因对男性性功能的影响已关闭评论

性功能障碍

在我们所接触的众多个案病例中,很多男性一开始并不会提到自己的性功能问题,毕竟开始接受我们的戒毒指导,是不好意思开口的。随着我们的戒毒指导深入,病人就会告诉我们,有时候我们也会开门见山的问。

因为性功能障碍是直接影响夫妻性生活,同时也影响了夫妻关系。关于这点,我不讲,大家也是清楚了。家和万事兴,性生活不和谐,如何家和呢?何况我们接手的大多是戒毒病人,都是青年中年人,对性生活的需求是必要的。

下文是中国药物滥用防治杂志2016的一篇文章,通过对强制戒毒隔离所的男性戒毒人员所做的调查,就是针对性功能的问题,表述详细,参考价值很大。

有调查显示,绝大部分甲基苯丙胺滥用者及阿片类滥用者吸毒的目的之一是为了提高性功能,追求性快感;故了解甲基苯丙胺及阿片类对滥用者性功能的影响是很有必要的,因此在这背景下,本研究通过比较甲基苯丙胺及阿片类滥用者的人群分布特点、长期滥用后对男性性功能造成的不良影响及影响程度,为甲基苯丙胺类新型毒品滥用比例提高的原因及毒品滥用者的性功能康复和脱毒提供依据。

新型毒品滥用组
在云南省禁毒委员会的授权下,所用的研究对象均选取于2015年1月至4月对云南省九家戒毒机构内吸食新型毒品的戒毒人员进行问卷调查。按照以下标准:1.曾吸食甲基苯丙胺且进入戒毒机构前未自行戒断,而且吸食时间大于等于3个月;2.吸毒人员经临床初步检查,一般情况尚可,无严重危及生命的疾病;3.全程积极配合调查并真实填写问卷表。同时排除:1.除甲基苯丙胺外又同时吸食过鸦片、海洛因等传统毒品;2.戒毒人员近六个月内有过自杀、自残、严重暴力倾向或抑郁症等精神异常;3.有抵制戒毒等不良记录者。共选取1300名男性新型毒品滥用者参与课题调查。

阿片类滥用组
研究对象均选取于2015年5月至6月对云南省九家戒毒机构内吸食阿片类毒品的戒毒人员,并进行问卷调查。按照以下标准:(1)曾吸食阿片类且进入戒毒机构前未自行戒断,而且吸食时间大于等于3个月;(2)吸毒人员经临床医学初步检查,一般情况尚可,无严重危及生命的疾病;(3)全程积极配合调查并真实填写问卷表。同时排除:(1)除阿片类毒品外又同时吸食过冰毒、麻古、摇头丸等新型毒品;(2)戒毒人员近六个月内有过自残、严重暴力倾向或抑郁症等精神异常;(3)有抵制戒毒等不良记录者。共筛选出单纯阿片类滥用者(即滥用鸦片、海洛因、吗啡、可卡因、杜冷丁)的问卷167份进行分析,上述所有参与者均获得书面知情同意书。

正常对照组
同期选自本院医生、实习医生、进修医生、后勤工作人员、研究生,按以下排除标准:1.无吸毒史及药物滥用史;2.一般情况良好,无严重危及生命的疾病,无自残、严重暴力倾向或抑郁症等精神异常;3.有正常的性生活;共纳入160例正常男性,平均年龄为(31.09加减8.40)岁。

调查方法
由研究人员采用问卷调查法,在统一指导语下,按顺序进行问卷调查。当场完成并回收问卷,在戒毒所管理人员的辅助下,要求吸食甲基苯丙胺及阿片类的戒毒人员按实际情况回答问卷上的相关问题。

甲基苯丙胺类滥用组及阿片类滥用组人口学的调查分析
对甲基苯丙胺类滥用者191例及阿片类167例的男性的年龄、受教育程度、职业进行统计,结果显示甲基苯丙胺类及阿片类滥用者平均年龄分别为(30.37加减7.88)年和(31.18加减6.67)年,第一次吸毒平均年龄分别为(24.29加减8.04)年和(22.82加减5.52)年。

甲基苯丙胺类滥用组、阿片类滥用组与正常对照组的MSFI检测结果的比较
结果显示,与正常对照组相比,甲基苯丙胺类组、阿片类组MSFI总分有统计学差异。甲基苯丙胺及阿片类滥用组在性欲、勃起功能、射精、问题评估、总体满意度五方面分量表的得分显著降低,且阿片类滥用组在性欲、勃起功能、射精、问题评估、总体满意度五方面分量表的得分显著低于甲基苯丙胺滥用者。

此次调查的甲基苯丙胺类及阿片类男性滥用
者中,两类滥用者的年龄都以青壮年为主,首次吸毒年龄都偏小,但阿片类滥用者的首次吸毒年龄较甲基苯丙胺滥用者小,这可能与云南地理的特殊性有关,靠近“金三角”地区,相对甲基苯丙胺类新型毒品而言,更容易获得阿片类毒品;此外,二者的文化程度以初中为主,普遍受教育程度不高,这与崔连义等人的调查的结果相仿;可能与患者低龄、判断能力差、心理和行为发育不成熟等特征有关。

本研究发现,甲基苯丙胺类滥用组、阿片类药物滥用组与对照组比较,MSFI总分值显著低于对照组,对于组成MSFI的性欲、勃起、射精、问题评估、满意度指标均低于对照组。说明甲基苯丙胺类及阿片类毒品分别与男性性功能的损害具有相关性。对于甲基苯丙胺类而言,性欲、射精、问题评估及满意度的降低,可能由于甲基苯丙胺类对中枢神经的毒性及对下丘脑—垂体—睾丸性腺轴的整条传导通路的影响,从而影响了男性性功能最重要的内分泌系统所导致的。

此外还有研究表明,甲基苯丙胺类还可造成血管内皮细胞的损伤,影响体内男性勃起功能主要的神经反射环路递质(鸟苷酸)的代谢,使得阴茎的血流动力学发生改变,导致阴茎勃起及维持勃起状态持续的障碍。可能正是由于这些因素导致甲基苯丙胺类滥用者的性功能损害,使性生活的进行、完成和满意度受到影响。对于阿片类毒品而言,有研究显示可能是阿片类毒品进入人体后,作用于下丘脑和垂体,抑制了促黄体生成素(LH)、黄体生成素释放激素(LH-RH)的分泌,并且还可通过增加体内5-羟色胺活性而抑制LH的分泌,引起促性腺激素的不足,从而影响性腺轴的功能,导致阿片类滥用者的性欲、射精、问题评估及满意度整体性功能的损害。

此外,研究还发现,甲基苯丙胺类和阿片类滥用者的MSFI的比较中,甲基苯丙胺类滥用者的MF-SI总分与阿片类滥用者的MSFI总分有显著差异性,且性欲、勃起、射精、问题评估、满意度的值与阿片类滥用者相比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因此推测尽管甲基苯丙胺类及阿片类毒品对男性性功能都有损害,但甲基苯丙胺类对男性的性欲、射精、问题评估及满意度的损害与阿片类相比较,损害程度相对较轻。这可能由于阿片类毒品成分复杂及两者对性功能的作用机制及损害程度不同所致,具体原因还有待进一步研究;这可能也是新型毒品滥用者逐年增加的原因之一。

因此,在我国毒品滥用者总数逐年上升及新型毒品总数也增加的趋势下,在加强对新型毒品关注的同时也应当继续加强对传统毒品的关注。在戒断治疗的过程中,对吸食毒品种类的不同应采用不同的戒毒方案,这需要多方面、多领域的共同介入,在注重戒断方面的同时,对其改善性功能障碍,会对脱瘾治疗、降低复吸率有一定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