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食新型合成毒品人员的特征分析

2021年2月3日00:02:14毒品预防吸食新型合成毒品人员的特征分析已关闭评论

人口学特征

本文所统计的数据是基于广东省范围,为毒品预防教育、禁毒、戒毒的工作提供了有效的参考数据,有借鉴意义。摘自《犯罪与改造研究2021》

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群体特征分析
笔者以戒毒场所收治的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1500名的数据为基准,通过数据库统计分析、分类问卷调查、个案样本解剖、座谈走访等形式,从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群体的人口学特征、医学心理学特征、社会学特征三个方面,全面剖析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群体的基本情况、行为特征、戒治表现等。

(一)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群体人口学特征
1.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年龄、户籍情况分析。经统计分析,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中,广东省籍有1002人,占66.81%,外省籍498人,占33.19%;18岁以下14人,占比0.009%;19-34岁787人,占比52.47%;35-49岁569人,占比37.94%;50岁以上130人,占比0.087%。综上可知,1500名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中本省籍占2/3多,年龄阶段大部分集中在19-49岁之间,占了90.41%。

(二)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群体特征
1.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体质状况分析。笔者从场所收治的1500名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中抽出500人进行身体形态、心肺功能、力量和柔韧素质的检测,根据《国民体质测定标准手册》进行评价。从测试结果来看:一是吸食合成毒品者的心血管机能和呼吸机能均普遍低于正常水平;二是吸食合成毒品者的力量素质均普遍低于正常水平,上肢力量和下肢力量下降尤其明显,躯干力量尚可;三是吸食合成毒品者的脊柱柔韧素质尚可;四是吸食合成毒品者的身体形态和营养状况基本正常;五是在吸食合成毒品人员中,吸食混合型合成毒品者体质状况要差于吸食单一新型毒品者。

2.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患病状况分析。经统计分析,随着长期吸食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身体状况逐步恶化,并诱发了各种疾病。从在所人员的患病情况来看,其患病比例非常高,达到69.6%。其中呼吸系统疾病441人,占29.4%;消化系统疾病222人,占14.8%;心血管系统疾病143人,占9.5%;结核病37人,占2.6%;病毒性肝炎(不含携带者)有127人,占8.5%;HIV感染人员有53人,占3.5%;精神疾病(经司法鉴定)11人,占0.07%;性病40人,占2.7%。

3.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戒毒症状分析。经统计分析,从入所3个月后的戒断症状来看,仍然存在难以入睡、睡后易醒、醒后难以入睡的有493人,占32.85%;记忆力减退、反应迟钝的有300人,占20.02%;烦躁不安、激动易怒、恐慌、乏力的有277人,占17.45%。

经统计分析,从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症状消退时间来看,入所后1个月后消退的有523人,占34.88%;入所后2个月消退的有253人,占16.87%;入所后3个月消退的有253人,占16.87%;入所后6个月都有症状的有175人,占11.64%;一直存在的有144人,占9.74%。

4.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心理健康分析。笔者从场所收治的1500名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中抽出300人通过心理健康量表和访谈发现其心理健康状况普遍偏差,与全国常模相比,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各因子得分均高于全国常模,且二者之间具有非常显著性差异。特别是在强迫症状、躯体化、抑郁因子上得分较高。这表明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存在着广泛的心理障碍,表现在自我感觉不良,思维、情感、行为、人际关系、生活习性等方面均有异常。这反映出:一是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具有较明显的强迫症状,具有明知没有必要,但又无法摆脱的思想、冲动和行为;二是躯体不适感较为突出,包括心血管、胃肠道、呼吸和其他系统的不适,具有头痛、背痛、肌肉酸痛等躯体不适表现;三是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具有抑郁症状也较为突出,情感苦闷,生活兴趣减退,失望悲观,以及与抑郁相联系的认知躯体方面的感受。此外,在焦虑、人际关系、偏执等方面,也具有一些典型的症状表现。

(三)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群体社会学特征
1.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吸毒种类。经统计分析,被决定强制戒毒时吸食的毒品种类来看,混合吸食型(海洛因和合成毒品混合为主)916人,占61.07%;单一吸食型(冰毒的467人,占31.16%;K粉的80人,占5.34%;摇头丸的37人、占2.44%)。

2.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毒害认知程度。经统计分析,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对合成毒品与传统毒品的认知中,认为合成毒品有致幻和兴奋作用的有451人,占30.05%;认为合成毒品不容易成瘾、危害小或有刺激无危害的有798人,占53.21%;认为吸食冰毒等合成毒品后比海洛因更难受,甚至想自杀的有245人,占16.32%。

3.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戒毒意愿和戒毒动机。经统计分析,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中,认为戒毒意原强烈的只有794人,占52.98%;一般的有395人,占26.35%;无所谓的有175人,占11.66%;没有意愿的有111人,占7.39%。从入所心态来看,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入所后希望早日出所的有688人,占45.90%;想全心戒毒的556人,占37.05%;希望家人来所探访的306人,占20.37%。

经统计分析,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中,希望回归社会重新做人的有763人,占50.88%;希望满足父母、妻子等亲戚朋友心愿的有398人,占26.55%;希望恢复身体健康的有227人,占15.16%;害怕吸毒导致的痛苦经历的有223人,占14.85%。

4.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社会支持情况。经统计分析,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中,认为家庭支持的有1208人,占80.58%;不支持的有85人,占5.63%;不清楚的有203人,占13.56%;认为接纳的有565人,占37.66%;无所谓的有370人,占24.69%;歧视的有535人,占35.68%。

经统计分析,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中,混合吸食型(海洛因和合成毒品混合为主)占61.07%,并且他们会表现出精神萎靡、感觉迟钝、运动失调、幻觉、幻听、妄想等症状。目前吸食新型毒品导致精神障碍的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也在不断增多,约占收治总人数的0.6%。三是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患病人数多,医治难度大。经统计分析,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中,患病比例达到86.9%,且90%以上的人员在入所3个月内有稽延性戒毒症状,消退时间在半年内的有82.5%,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戒断症状、稽延性戒毒症状和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的原有躯体疾病相互交织,极大增加了戒治工作的复杂性。四是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心理健康情况差,矫治难度大。从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的共性心理来看,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表现出三个特征:

第一,易自暴自弃。由于吸毒,他们往往受到同伴的排斥、父母亲人的忽视和学业事业无成的困扰,再加上适应环境能力差,使其常产生消极情绪,自尊逐渐丧失。此外,躯体病疼和无归属感常常伴随左右,一旦这些负性抑郁情绪得不到有效宣泄,就可能出现自伤、自杀等极端行为。这也是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在抑郁因子上得分较高的重要原因。

第二,情绪稳定性差。由于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的情绪状态受其躯体症状、心理渴求程度、心理需求、认知状态、外在支持等因素影响,时刻处于戒与不戒、自尊与自卑、理想与现实、感情与理智的矛盾状态,情绪波动大,易激怒,稍不如意就发脾气,焦虑不安,出现发脾气、攻击人、伤人等行为。

第三,孤独空虚感强烈。由于被决定强戒,原有的生活模式被改变,场所的管理、与其他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的相处、陌生的环境、对人际交往的恐惧、戒断症状的出现都会影响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的心情,使他们感到孤独无助、心灵空虚。五是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整体呈现出矛盾、混合的行为特征,管理难度大。通过分析,我们可以看出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在遇到烦恼和困惑时,虽然采取了积极的应付方式,但同时也采用了退避、幻想等消极的应对行为方式,集成熟与不成熟的特征于一体。不成熟的应付行为主要有以下特征:

第一,幻想性。他们的EPQ、SCL-90测量在疑病、抑郁、癔症、妄想、衰弱、分裂、内外向方面与传统吸毒人员差异显著,极易出现幻觉,反应出恐惧、敏感、多疑,滋生被迫害、被攻击的精神妄想与认知幻觉,甚至狂躁失控,因一些小事诱发,以没有征兆、不可预测甚至不可控制的极端方式突然爆发,产生严重后果。第二,盲动性。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自我控制能力差,没有学会延迟满足,容易出现不计后果的行为盲动。他们不仅表现出对毒品自控能力差,而且即使在管理严格的场所环境下,其行为也表现出自我控制能力低、行为盲动的特点。第三,偏执性。调查发现,新型合成毒品滥用者心理异于常人,呈现出性格偏执,行为异常的明显特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