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少年初次吸毒原因之调查

2020年11月26日23:24:01青少年初次吸毒原因之调查已关闭评论

青少年

少年强则国强,少年智则国智。勿忘百年前鸦片战争之耻辱,毒品预防教育从娃娃抓起是有一定必要性的,并且要针对于各年龄段开展宣传。

8年时间的从业经验,我与吸毒成瘾人员打交道,一直对每位咨询者的初次吸毒的境况较为敏感,我发现,大多是毒友诱惑下,免费供毒的也不少,这无关年龄段。

戒毒先戒友,防毒防坏友。

本文是以深圳市的工作生活吸毒人员作为调查样本,来分析他们初次吸毒的原因以及境况,对青少年毒品预防教育有重要的借鉴意义。原标题:深圳市青少年初次滥用毒品的流行特征及合成毒品滥用 影响因素调查研究,摘自:中国药物警戒第17卷,供参考

以深圳市6家强制戒毒所收戒的戒毒人员为研究对象,且符合下列纳入与排除标准。纳入标准:入所时年龄小于等于35岁且尿检某类合成毒品为阳性;获得知情同意方可选入。排除标准:有心、肝、肾及内分泌等严重疾病者;妊娠期和哺乳期妇女;有精神病史、脑器质性疾病史者。

本次调查共纳入1506名18~35岁毒品滥用青少年,其中男性1393人(92.5%),女性113人(7.5%),男性平均年龄高于女性且差异有统计学意义。女性滥用人群以外省户口为主(71.8%),与男性滥用人群的户口分布不同。合成毒品滥用青少年文化程度较低,初中及以下人群占比69.8%,男性、女性人群在职业分布、婚姻状况及入所前月收入等方面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

被调查者家庭情况调查显示,28.3%的吸毒者家人或朋友曾经有吸毒或药物滥用史,吸毒前家庭经济情况较好者占18.5%。从总体情况来看,家庭关系非常融洽者占25.5%,其中男性、女性家庭关系特征分布不同。表示对自己生活非常满意的调查对象占17.9%,其中女性的满意度高于男性,父母关系融洽的仅占61.3%,且男性、女性分布不同。

青少年毒品滥用人群基本情况
被调查者首次药物滥用的平均年龄在21.95岁,其中女性略晚于男性,但差异无统计学意义。女性首次滥用合成毒品的比例明显高于男性。被调查者为第一次戒毒的比例占54.1%,女性的比例高于男性。

药物滥用情况其中首次滥用的药物为合成毒品的合计占64.5%(包括冰毒、麻谷丸、k粉、麻黄素、摇头丸和甲卡西酮)。被调查者第一次滥用药物时,滥用比例较高的药物分别为冰毒(46.6%)、海洛因(28.4%)、k粉(12.3%)。首次吸毒的场所主要为毒友住所(29.0%)、夜总会(27.5%)和宾馆(24.3%)。首次获取毒品的途径主要为毒友提供(64.0%)和娱乐场所获得(22.3%)。对于药物滥用的原因,34.7%的被调查者表示“满足好奇”,而19.4%的表示为“追求欣快、刺激”。

本次进入戒毒所前,被调查者主要的吸毒场所有毒友住所(30.9%)、宾馆(23.1%)、居家住所(21.5%)以及夜总会/KTV(13.7%)。主要的吸毒方式为烫吸(74.6%)和注射(13.1%)。吸毒对家庭的影响主要体现在家庭矛盾(58.8%)、借债(19.7%)。进入戒毒所后,表示最需要的干预方式是心理矫治(50.1%,754人)、教育(46.1%,685人)、技能培训(30.2%,449人)、管理(23.9%,360人)。

首次使用药物为合成毒品的影响因素分析
被调查者中,首次滥用药物即为合成毒品的有972人(64.5%),其中男性879人,女性93人。本部分以初次是否滥用合成毒品为因变量,分析其使用合成毒品的可能影响因素。

将单因素存在统计学意义,且逻辑上有可能是选择合成毒品的影响因素的变量纳入多元Logistic回归模型进行多因素分析,最终纳入首次滥用药物年龄、性别、家庭经济状况、第一次吸毒场所、毒品获得方式以及吸毒原因

模型结果提示,首次滥用药物时年龄较大者倾向于选择合成毒品、女性更倾向于选择合成毒品。家庭经济非常困难者,倾向于选择传统毒品。第一次吸毒的场所在网吧和洗浴中心的,更倾向于使用传统毒品。而合成毒品更易于在网络购得。使用传统毒品的原因更多地倾向于“满足好奇”“空虚无聊”“周围环境”。

少年吸毒问题一直是政府、社会与研究者最为关注的焦点之一,青少年滥用毒品会导致身体健康状况下降、死亡率上升、低水平教育、就业障碍等一系列社会问题。深圳市地处珠三角腹地,毗邻港澳,流动人口众多且人口结构相对年轻,据深圳市近3年药物滥用监测数据显示,35岁以下药物滥用人群在总监测人群中的占比均在65%以上,青少年涉毒问题不容忽视。

而已收戒/收治的35岁以下吸毒青少年作为连接在校学生与社会大众的“桥梁人群”,其吸毒行为特征或人群特征对制定有针对性的毒品一级预防模式或对策有重要的参考意义。本研究所纳入的1506名毒品滥用青少年,多为非广东省户籍(62.6%),文化水平以初中为主,职业以工人、无业、农民和个体经商户为主,表明低学历、无业人群更易发生药物滥用行,与国内相关调查结果类似。28.3%的被调查者表示其家人或朋友曾经有吸毒或药物滥用史,不应忽视家人、朋友在预防青少年药物滥用中的作用。同时,因首次获取毒品的途径,由毒友提供的占64.0%,更是反映了同伴在青少年药物滥用行为中的重要影响作用,提示应加强对青少年正确交友观的有效引导。

在滥用物质方面,本次调查结果显示,首次滥用物质为合成毒品的占64.5%,包括冰毒、麻谷丸、k粉等。据国外文献报道,除常见的传统毒品和合成毒品外,青少年人群还有复方甘草片、止咳水、曲马多等精神活性物质的滥用。自2012年起,深圳市监测到的冰毒等合成毒品滥用比例开始超过海洛因等传统毒品,同时伴随着“咔哇潮饮”“开心水”等新精神活性物质等滥用物质的出现,虽例数较少,但滥用人群主要为青少年,其所导致的危害不容忽视。调查还显示,青少年首次吸毒场所主要为毒友住所和夜总会,主要的吸毒原因为满足好奇,再次证明青少年好奇心强等特殊心理是导致其滥用物质的可能因素指引。因此,针对青少年的药物滥用防治,因根据其自身心理特点和活动场所特点开展有针对性的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