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液 头发 尿液 唾液检测毒品的各自特点

2020年11月6日00:42:05毒品检测试纸知识血液 头发 尿液 唾液检测毒品的各自特点已关闭评论

尿液验毒

目前常见的几种检测毒品的方法,其实还是以前的几种,无非是尿液、血液、唾液、头发,可能你认为头发是最新出来的。没错,我说的是头发验毒的大范围普及是近几年的事,但是头发验毒的技术不会比尿液检测的技术出来晚。

李云齐还要告诉你,还有一种是可以用手指甲或者脚指甲来检测的,检测原理也差不多。即检测指甲中的毒品及其代谢物含量。虽然这种技术比较成熟了,但没有被普及。或许以后的某个时间,指甲验毒会和现在的毛发验毒一样被推广开来吧。

总之,有关于毒品检测的疑问,找我李云齐便是。

不同生物检材在毒品检测中的适用(科学技术创新)

几种生物检材中毒品检测方法综述
吸毒者的血液、尿液、头发、指甲是近年来研究较多的几种生物检材,这几种检材的提取均比较方便,易得,各自也有不同的特点,适用性也有所差异。

血液检材中毒品检测
血液是比较常用的检材,由于在血液中含有较高浓度的毒品及代谢物,血液应是比较理想的检材,王朝虹等人建立了一种全血样品中13种苯二氮卓类安眠镇静药物及其代谢产物的超高效液相色谱-串联质谱检测方法。全血样品经过Ostro96孔磷脂过滤板提取,采用电喷雾离子源正离子模式和多反应检测模式进行质谱分析,获得良好的线性且样品提取回收率好。但目前血液检材适用有一定的风险,由于很多吸毒者都是传染性疾病冰毒的携带者,采集血液检材对操作者有一定的危险;由于对被采集者有一定影响,有时被采集者可能不接受,所以血液检材不适合在现场快速检测。传统的血液检测由于需要去医院抽血进行检测,程序较复杂,快速检测会受到一定的影响。

尿液检材中毒品检测
尿液药物检测是监测药物依从性和患者稳定性的重要临床工具,是毒品快速检测中应用最广泛的生物检材,由于大多数的毒品都经过尿液排泄,所以尿液中含有较高浓度的毒品及代谢产物;同时采集尿液检材对于操作者来说比较安全,由于对被采集者没有损害,所以被采集者比较乐于接受;且尿液本身为液体,样品测试的前处理比较简单,因此目前在现场筛选吸毒者以及体内毒品确定性试验中大多数选择尿液检材。

尿液检材也有不足之处,主要体现在:尿液中毒品检测由于人体代谢因素的影响,会存在检出时限的问题,对于戒毒康复监控工作存在一定的漏洞。如尿液中甲基苯丙胺检测,一般以1000纳克每毫升,检出时限为1-3天;对于海洛因滥用者,一般在12小时内,且总吗啡浓度大于每升10毫克时可检出单乙酰吗啡(海洛因特征代谢物),但日常分析的滥用药物筛查案件中,大多数尿液中无法检出单乙酰吗啡,可能导致戒毒康复监控中存在漏检,同时尿液检材往往只能反映吸毒者近几天的吸毒情况,采集检材应及时,且尿液检材比较容易污染,尿液稀释或掺假是滥用药品检测中的一个严重问题,所以在采集时应引起充分重视;寻找一些简便方法,检材提取方法简单,快速,结果准确,追溯性强的方法就显得十分重要。

Matriciani等人的研究中,将8种不同的滥用药物加入到健康人的尿液样本中,在其中加入一些掺杂物质,如阿司匹林、柠檬酸、三氧化铬、水、偏硼酸钠、维生素C、氢氧化钠、盐酸等,进行目前实务中使用的免疫分析法进行检测,出现了不同的干扰结果,证明尿液检测易被其他物质干扰。

随着法律制度的完善和当前人们自身权益意识的提高,在一些娱乐场所或公共场所进行毒品检测,尤其是血液检测或尿液检测存在一些阻力,并且由于采样的私密性,容易造成样品的不真实性。

毛发检材中毒品检测
近年来毛发中毒品检测技术是一个研究热点,并且也有很多的便携式毛发检测仪进入市场中。毒品进入人体后随血液循环会在毛发中残留,同时毛发的生长是有规律的,所以在判断吸毒史方面,毛发检材有其独到的优势。毛发和体液相比,具有易获取、性质稳定、易保存及不以作假等优点。但毛发中毒品及代谢物的含量很微少,必须通过衍生化以提高灵敏度或改善色谱行为才能进行检测;同时毛发有很多内源性杂质,要求检测体系必须具备高灵敏度和高特征性。

根据海洛因和甲基苯丙胺滥用者毛发中毒品及其代谢物的分布,通过实验比较了两类毒品滥用者毛发的特点。海洛因吸食者毛发采用甲醇超声释放待测物,而后直接调整pH值进行液相萃取,萃取物挥干后进行衍生化并进行GC/MS检测;甲基苯丙胺吸食者毛发在碱性条件下消解,然后采用小体积萃取,直接在提取液中衍生化,并进行GC/MS检测。通过空白毛发标准添加6-单乙酰吗啡、吗啡和可待因进行分析,3种鸦片类毒品最小检测限均小于3微克每克,4种苯丙胺类毒品的最小检测限为0.05微克每克。

新精神活性物质在人体内会很快地代谢,限制了从体内检出,如尿液、血液及唾液,这也是近年来新精神活性物质治理的难点。Salomone等人研究了一种新的从体内检测新精神活性物质的方法,采用超高性能液相色谱-串联质谱联用技术,对高危夜总会和歌舞场所参与者的头发样本进行82种药物和代谢产物(包括NPS)的检测,头发分析被证明是获得客观的生物药物流行信息的有力工具,没有无意或未知的摄入和不真实的使用报告的可能偏见。此类检测可积极或回顾性地用于验证调查结果,并为研究消费模式提供信息,包括故意和未知使用、多药使用、偶尔摄入NPS以及频繁或大量使用NPS。

唾液检材中毒品检测
20世纪60年代中期有研究报道药物可以通过血液渗透至唾液。唾液是一种超滤体液,能存留游离态的药物成分,目前大部分常用滥用药物均可以从唾液检材中检出。与其他检材相比,唾液的收集方法可以避免对客体的侵害;收集唾液一般不需要特殊的设备,也不需要谨防作弊而对客体近距离监控,容易保护客体隐私;唾液没有尿液那么容易吸收掺杂物;与尿液和血液相比,唾液的采集能够避免客体对样本可能的造假行为,并且也不会对被检测者造成隐私的侵犯。唾液检测可降低体内杂质对检验的干扰,通过分析代谢物在唾液中的比率,可以推断药物的摄取时间。A.Casolin等人比较了在公共场合对于唾液检测和尿液检测的差异,确定在某些特定职,业中尿液和唾液中毒品检测的相对检出率,以及与诊断出的毒品滥用和工作性质可能造成的损害之间的相关性问题。

指甲检材中毒品检测
指甲(包括手指甲和脚指甲)是由角蛋白组成的,随着指甲的生长,一些摄入3-6个月的物质会在其角蛋白纤维中检测到。这也是指甲中毒品可进行检测的依据,Negrusz等人使用我们提出的药物测试结果,从10349个指甲样本收集的高危患者在3年的时间内从所有手指上剪下2-3毫米的指甲(100毫克),收集样本,初步检测主要采用酶联免疫吸附法,但也采用液相色谱-串联质谱法。对假定阳性的样本进行验证性测试,其制备程序包括针对每个药物类别优化的洗涤、粉碎、消化和提取,指甲的生长速度为每个月3毫米,随着指甲的生长,化学物质(非法物质、药物、酒精生物标志物等)会进入角蛋白纤维,并在纤维中停留很长时间(指甲停留3-5个月,脚趾甲停留8-14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