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地区吸食冰毒人员的特征调查

2020年12月11日00:56:34昆明地区吸食冰毒人员的特征调查已关闭评论

调查表

本文是关于云南昆明地区的吸食冰毒人员的特征,从文化程度、性别、年龄层、婚嫁等多因素进行问卷调查,并分析,获得数据。得以更好的为当地的毒品预防和戒毒提供借鉴的意义。

文中谈到戒毒人员大多数认为自愿戒毒价格为,倾向于社区戒毒。这值得我们每一位自愿戒毒工作者深思。

冰毒滥用者相关指标调查——以昆明市为例,云南警官学院学报

本次调查的问卷针对昆明强戒人员、昆明市主城五区(五华区、盘龙区、官渡区、西山区、呈贡区)社区戒毒和社区康复人员发放,问卷未涉及自愿戒毒的冰毒滥用者主要原因包括两个方面,一是由于自愿戒毒人群较少,且特殊,不具有代表性。当前由于自愿戒毒费用较高等原因,我国当前大部分的冰毒滥用者都以强制隔离、戒毒、社区戒毒和社区康复的形式进行戒毒;二是自愿戒毒人员机构有盈利和服务的特点,出于对顾客隐私保护等方面的考虑,一般不愿让其戒毒人员填写问卷,所以问卷较难收集,如若收集有效性也较差。

调研发放问卷400份,收回400份,剔除不可信数据后,剩余问卷382份,问卷样本来源于强戒所和社区两个部分。强戒所样本采用整群抽样,社区样本采取方便抽样,其中强戒所问卷178份,占分析问卷总数46.6%,社区样本204份,占53.4%。

强戒所样本全部来源于昆明市强制隔离戒毒所,主要出于三点考虑,一是做到整群抽样,自昆明市病残吸毒人员收治管控工作实施以来,昆明市所有的强制隔离戒毒人员都需要经过该所进行分流,选取该所发放问卷可以实现调查对象全覆盖。二是避免问卷重复收取,避免了同一个人在不同的时间和地点填了同一份问卷的问题,三是提高效率和节约成本。社区的样本发放于昆明主城五区,社区样本主要分为两类,一类为社区戒毒社区康复人员,另外一部分为戒断三年未复吸人员,社区工作人员借助公安部清隐行动和年前走访的机会发放和收回问卷。

冰毒滥用依旧以男性为主
数据显示,冰毒滥用者中,依旧以男性为主。本次调查,针对昆明市冰毒滥用者收回问卷382份,其中性别选项3人未填写,系统显示为缺失。在379份有效问卷中。男性人数296人,占比78.2%,女性人数83人,占比21.9%。为了排除性别比例受样本来源的干扰,笔者又进一步将样本性别同样本来源交叉分析,但从结果来看,社区的样本和强戒所的样本,男女比例几乎完全一致。说明男女比例受样本来源的干扰不大,比较接近实际情况。

青壮年群体依旧占有最大比例
问卷中设计者,为了方便调查对象填写,笔者将问卷年龄分为了四段,经过分析,从冰毒滥用者的年龄分布来看,18岁-35岁组占45.5%,35-52岁的占41.6%,52岁以上占12.45%.其中18岁以下2人,占0.5%。滥用人群主要以18-52岁组为主。

在回收样本中,18岁以下仅出现2名吸食者,这与初期访谈中的结果不同,在初期访谈和文献中都认为在冰毒滥用者中青少年占有一定比重。后来经过进一步分析,笔者认为差别源于样本来源,调研中,所有问卷来源于强制所和社区,其中2份18以下的均来源于强戒所,且均为男性。社区的样本未发现18岁以下的冰毒滥用者,源于社区戒毒的制度,一般经过3年社区戒毒后仍然低于18岁的,说明他吸毒被发现的时候至少要小于15岁。为验证,笔者对社区民警和冰毒滥用者进行了进一步的访谈。最终,对于青少年冰毒滥用者,笔者同主流观点一致,认为,青少年冰毒滥用问题较为严峻。同时,仍提出“青少年吸食冰毒,尤其是女性青少年,是否更为隐蔽”这个问题。

从吸毒人员的文化程度分布来看,基本呈现正态分布。这一结果同曾经的吸毒人员文化程度较低有所不同。冰毒滥用者中不识字或识字很少的占比较低,甚至出现了研究生及以上的人员。同时冰毒滥用者中,初中文化的占比最高。

未婚人群的冰毒滥用占比较高
在373份有效问卷中,未婚的有152人,有效百分比40.8%,占比最大;其次为已婚有子女的103人,有效百分比27.6%;已婚无子女的34人,有效百分比9.1%,离异有子女的64人,有效百分比17.2%;离异无子女的有效20人,有效百分比5.4%。

首次吸毒的地点通常在自己家中和娱乐场所
从问卷结果分析,在有效样本357人中,首次吸毒自己家中的有216人,占60.5%,在娱乐场所的有109人,占28.5%,在工作场所的有8人,占2.2%,其他的有21人,占5.5%。

群吸人员占较大比例
在调查中,首次吸食冰毒是否有样本的有效数据360中,和同伴共同吸食的有300人,占83.3%,独自一人吸食的有60人,占16.7%。

在“第一次吸毒是否有同伴”的选项中,同伴人数为1人的15人,占11.3%;2人的49人,占36.8%;3人的36人,占27.1%;4人的18人;占4.7%;5人以上的共计15人,占11.3%。可以看出首次吸毒,同伴人数5人以下的占到了总数的88.7%;而其中同伴为2人的占比最高。

吸毒前职业中无业人员占比最大
从冰毒滥用者吸毒前的职业分布来看,在360份有效问卷中,无业人员的有154人,占42.8%;商业、服务业人员109人,占30.3%;学生5人,占1.4%;企事业单位人员33人,占9.2%;政府工作人员6人,占1.7%;农民30人,占8.3%;其他的23人,占6.4%。在冰毒滥用者吸毒前的职业中,无业人员的占比最高,几乎占到了将近一半的比例。这说明了无业的人群更容易染上冰毒。

调查人员中吸毒史在5年内的占比较高
从问卷分析来看,首次吸毒距今多久的372份有效数据中,数据几乎平均分为以下四段,首次吸毒距今1年以内的92人,占24.73%,1-3年的96人,占25.81%,3-5年的82人,占22.04%,5年及以上的102人,占27.42%。样本中,吸毒10年以上的有9人,其中吸毒年限最长的为20年。

危害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
吸食冰毒对身体的危害的主要表现中,笔者也设计了多选题来收集答案。在373份有效数据中,单选的153份,双选的81份,多选的139份。其中,选择记忆力下降的269人,占72.11%;注意力分散的,138人,占36.99%;性功能下降的75人,占20.10%:心脏不舒服的96人,占25.73%;需服用精神药物的29人,占7.77%;精神亢奋的184人,占49.32%;其他的9人,占2.41%。

从结果分析,可以看出冰毒滥用对身体的危害是多方面的,且危害本身会受到滥用者的年龄、性别、吸毒年限等较多因素的影响。但从总体分布来看,危害表现占比最大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记忆力下降;二是精神亢奋;三是注意力分散。而此三点危害表现也正是冰毒“心瘾”的体现,对比心脏不舒服、需服用精神病药物等身体依赖和伤害。也可以看出冰毒滥用的主要以心理依赖为主。

大部分滥用者对戒毒充满信心
在“你认为冰毒能够戒除”的有效数据367份中,认为冰毒能够戒除的有250人,占68.1%;不能28人,占7.6%;不确定的89人,占23.3%。从数据看,绝大多数冰毒滥用者对戒除毒瘾充满信心,对于冰毒戒除完全没有信心,认为不能戒毒的仅占7.6%。绝大多数的冰毒滥用者都认为冰毒能够戒除。也有少部分冰毒滥用者对能够戒除冰毒的态度表现为不确定,对此笔者将他们划分为戒毒信心不足。

在“你认为冰毒能够戒除”的有效数据367份中,认为冰毒能够戒除的有250人,占68.1%;不能28人,占7.6%;不确定的89人,占23.3%。从数据看,绝大多数冰毒滥用者对戒除毒瘾充满信心,对于冰毒戒除完全没有信心,认为不能戒毒的仅占7.6%。绝大多数的冰毒滥用者都认为冰毒能够戒除。也有少部分冰毒滥用者对能够戒除冰毒的态度表现为不确定,对此笔者将他们划分为戒毒信心不足。名受访者回答到:“因为我女儿在等我回去”。另外一名受访者则说:“我媳妇在家等我回去。”通过访谈的深入,笔者发现两名被访者的家人对他们都十分支持,即使在得知自己吸毒以后,也没有放弃他们,且一直保持着对他们的理解和支持。